韩国人口数量2021总数(韩国总人数口是多少)

装修第一网 79 0

2021年,韩国总人口首现负增长。

韩国统计厅12月发布《未来人口估算:2020至2070年》统计数据,预测2021年韩国总人口(含在韩居住外国人)为5175万人,将较2020年的5184万人减少9万人。

2020年韩国人口比前一年自然减少3.3万人,历史首次出现“死亡交叉”——即死亡人口数大于出生人口数的现象,但算上居住于韩国境内的外籍居民在内的总人口出现自然减少今年尚属首次。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韩国的人口危机呢?

疫情影响

韩国人口数量2021总数(韩国总人数口是多少)-第1张图片

首先是疫情的影响。

过去两年的疫情,影响了不少国家的人口增长,比如,美国最近一个统计年度的人口增长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新加坡人口增长也创下1950年有统计以来的最大跌幅,总人口是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法国、韩国、中国台湾、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报告的出生数据,也是多年来的最低值。

疫情主要是影响了人对未来的预期。有研究认为,经济信心导致出生率上升,不确定性导致出生率下降。

从数据上看,韩国人口同样受新冠疫情大流行带来的出生率和入韩外国人口大幅下滑的影响。

2020年相比2019年,韩国只有不到28万新生儿出生,比上一年减少了10%,2021年继续下滑,仅第三季度,韩国新生人口同比减少3.4%,创下自1981年开始此项数据统计以来的新低,社会总和生育率为0.82%,较一年前减少了0.02%。

非一日之寒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韩国的出生率自1965年起就一路呈下跌趋势。尽管全球其他地方也在下跌,但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下滑特别迅速,目前已远远落后于全球和东亚平均水平。

是什么原因,导致韩国生育率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让我们来回顾下历史:

韩国0-14岁人口在上世纪70年代曾达到高峰。

这批孩子出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生育高峰,1960年,韩国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生育5.9个孩子,1961年这个数字达到6.0。

那为何此后出生率会下降呢?

和全球其他地方差不多,工业化和城市化是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韩国已逐渐实现了工业化,国民收入大幅度提高,适龄青年进入大学,青年男女晚婚晚育的趋势开始出现。

这中间还包括女性地位和劳动参与比例的提高,过去16年间,韩国家庭妇女减少了70万人,女性社会活动活跃,推迟了整体的结婚和生育年龄。

韩国人口数量2021总数(韩国总人数口是多少)-第2张图片

但韩国出生率下降也有人为的原因,20世纪80年代,在人口高峰期出生的一代韩国人达到生育年龄时,恰逢韩国政府加强人口政策,对独生子女夫妇实行奖励,甚至独子家庭还由政府提供住房优惠和生活补贴,同时,流产和绝育也合法化了。

社会发展和政策的双重影响下,到了1980年,韩国生育率由上世纪60年代的6.0降到了2.8。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人口生育率偏低、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调的问题在韩国日益突出,韩国开始出现是否应该继续鼓励少生政策的辩论。

1996年,韩国政府放弃了控制人口增长的政策,从鼓励少生转变为鼓励生育, 但韩国的生育率却继续下降。2000年,韩国生育率降低到1.47,2018年成为全球首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2020年则进一步跌至0.84。

年轻人不想生也不想结婚

尽管从本世纪开始,韩国就出台了很多激励生育的政策,现任总统文在寅更是加码推出鼓励措施,比如每生一个孩子就可以得到200万韩币(1850美元,1.2万人民币)的产前现金补助。同时,每个月还可以得到30万韩币的育儿费,直到孩子一周岁为止。到2025年,育儿费还将从每月30万涨到50万韩币。

但是,年轻人还是不愿意生孩子,甚至不愿意结婚。韩国202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有42%的30岁青年未婚,这一数据也是年年在创新高。

Statista数据显示,韩国登记结婚的人数也有大幅下降趋势。

结了婚的也未必生孩子。

韩国统计厅近日发布的“2020年新婚夫妇统计”显示,结婚未满6年的韩国新婚夫妇中,无子女家庭占比达到44.5%,其中头婚新婚夫妇的平均子女数为0.68名,同比减少0.03名。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想生

首尔大学一位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工作和养育同时进行太困难了。

作为全球工作时长最久的国家,韩国在今年七月规定了一周工作时长不超过52小时,这一标准,比中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长(47.5小时)多了4.5个小时。

而在2018年,韩国劳动标准法规定一周工作时长最多为52-68小时,也就是平均每天工作最多为10.4-13.6小时,算下来一天近乎一半的时间都用于工作。按这样计算,韩国年轻人的日程安排只够过好一个人生活,要融进第二或第三个人都很困难。

另外就是养孩子太贵了,竞争也很激烈。

在首尔,好的学校只有那几所(公认的顶尖大学是号称“天空联盟”的“SKY”,即首尔国立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知名的大型企业也只有那么几个。

这导致韩国孩子一出生就很“卷”。2017年,韩国中小学每人月均补习费就达到了27.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03元)。

加上2000年后,韩国的经济增长缓慢,年轻人失业率是整体失业率的两倍多,20~29岁人群中处于雇佣状态的不到50%。辛苦工作赚来的钱也只够满足自己日常所需,“如果有多余的钱,为什么要花在购买尿布上而不是自己身上?”生育所附加的一系列资金消耗,只会给育龄群体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可怕的“五抛弃世代”

韩国人戏称年轻人是“五抛弃世代”——放弃恋爱、交友、结婚、购房和生育,他们的人生似乎丧失了目标,陷入“脱轨”状态。

而这样的年轻人,在韩国也越来越少了。出生率下降,正抬高老龄人口的比例:

老龄人口比例的上升,不仅会导致劳动人口不足的问题,同时又会倒逼社会福利支出更多地向老年人倾斜,使得社会福利更快地从鼓励生育的“生产型福利”向“消费型福利”转变,国内投资和消费缩减,激发社会活力越来越难。出生率下降甚至使韩国很快就会面临兵源不足问题,有可能引发更重的兵役负担和安全危机。

在东亚,韩国只是人口问题最严重的一个缩影。少子化这头灰犀牛,也正在加速向我们奔来。韩国的前车之鉴,值得我们重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