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

装修第一网 39 0

春秋,是一个称霸的时代。霸是霸主,是诸侯联盟的首领。春秋五霸,就是五个轮流坐庄的诸侯王。称霸,离不开战争,所以春秋又是一个战争的时代。战场上赢了就能称霸么?战场上只能分出强弱,想要称霸,战争之后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现在问题来了,如果穿越回春秋,称霸分几步?

西周末年,犬戎破镐京(西安),周平王被迫东迁雒邑(洛阳),西周变成了东周。当年武王灭商,大封诸侯。九州大地分土列国,最好的一块土地当然留给了周王室自己。现在竟然被蛮夷撵着跑,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1张图片

周朝的诸侯国之间就像一个大家庭,各个诸侯要么是周王室的嫡亲,要么就是姻亲。本来周王室是大家庭中实力最强,最受人尊敬的一派,现在王室雄风不再,大家庭群龙无首,争霸成了春秋的主题。

从平王东迁到三家分晋,诸侯们在三百一十多年里不断PK,结果是争出了五个霸主,就是我们常说的春秋五霸。在成于战国的《墨子》和《荀子》两书中,春秋五霸是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到了汉代,春秋五霸又变成了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和楚庄王。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霸主,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观点。毕竟春秋时期又没有一本“争霸准则”,更没有第三方的评委裁判,任由后人评说的上古诸侯的丰功伟绩难免一时一样。可说来说去,到底什么才是霸主?或者说,诸侯中的霸主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战场上打赢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灭国屠城,天下人都拜倒脚下,算不算霸主?对不起,这是皇帝,不是霸主。战场上的屠杀只能带来恐惧,上古诸侯都是亲戚,让亲戚胆寒的人可没啥骄傲,霸主需要的是尊敬。一个诸侯,能够利用强盛的武力和伟大的功绩获得天下人的尊敬,就是霸主。

当霸主,光靠战争不行。

可是当霸主,又离不开战争。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2张图片

周襄王十四年,宋楚两军相会于泓水。宋军在河水北岸安完营扎完寨,楚军才开始渡河。此时司马子鱼建议宋襄公趁着楚军渡河一举歼灭,宋襄公却认为这非君子所为,赢了也不光彩。愣是等着楚军渡过河流,列好阵队才鸣金开战。不出意料,宋襄公惨败。

地处长江下游的吴越两国世代为仇。周敬王二十六年,吴王夫差于夫椒大败越王勾践。胜利的夫差并没有趁机杀死勾践、吞并越国,羞辱勾践三年之后,夫差还将他放回越国,勾践终于得以东山再起。

从宋襄公和吴王夫差的事例中我们不难看出,春秋诸侯们打打杀杀,是为证明自己有战胜敌人的实力,为了赢得尊重,胜利者还要表现出宽容的勇气。所以宋襄公绝不肯趁人之危,夫差宁可不报杀父之仇,也要留着越王勾践。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3张图片

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战争就是打擂台,讲究的是公平公正,在乎的是适可而止。为了复仇,越王勾践抛弃尊严侍奉夫差,战胜后逼死夫差,在当时是很令人不齿的。有个成语叫做追亡逐北,说的是敌人失败逃跑了还在乘胜追击。

春秋时候的战争最重要的规则就是不追亡不逐北。敌人逃跑了可以追,但追五十步就要停下。争霸战争也是争霸比赛,赢的要谦虚,不能赶尽杀绝;输的要认输,力图东山再起。

总结起来,称霸的第一条:战胜对手的实力和宽容对手的勇气。

在东北的社会人群体中,有一类人被尊称为“大哥”,大哥就是小弟们的头头,吱一声小弟要上,大哥还是小弟的守护神,小弟们起纠纷了要出面“平事”。平事能力是当大哥的关键!当大哥,必须不偏不倚。霸主,就是诸侯的大哥。

齐桓公二十三年,山戎攻打燕国。此时燕国外强中干,燕庄王差一点就跟周平王一样被蛮夷撵着跑。但此时的天下非彼时的天下,当上霸主的齐桓公绝不允许自己小弟被人欺负。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4张图片

收到求救信的齐桓公带着大军开赴战场,志愿出征的齐国大军不吃燕国百姓一粒米,不拿燕国百姓一针一线。打跑了山戎后,齐桓公立刻带兵折返,生怕别人认为自己要占燕国便宜。真可以说是“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齐桓公把燕庄王感动的热泪盈眶,一路相送,送着送着就送到了齐国地界。可是按照礼法,只有天子来了诸侯才能出境相送,此时的齐桓公已经会盟诸侯,脸面比什么都重要。为了避免僭越之错,齐桓公当场就把燕庄王踏过的土地割给了燕国。

齐桓公能够被人尊重,最重要的就是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有了强盛的武力做后盾,霸主什么事都得管,蛮夷入侵要管,诸侯纠纷也要管,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对天子无礼更要管。

称霸第二条:维持秩序的担当。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5张图片

春秋是一个讲究礼仪的时代。所谓礼仪,主要内容就是等级。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大夫,每个级别都有属于自己的仪仗。在古人日常乘坐的马车上,我们都能看出森严的等级壁垒。

古书中说“天子架六,诸侯架五,卿架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架六、架五就是六匹马拉的车和五匹马拉的车。东迁后的周王室虽然实力不及几个大的诸侯国,但作为天下共主,身份依然很尊贵,天子的礼节不是诸侯王能享用的。

齐桓公三十五年,吭哧吭哧干了一辈子的公子小白已经成了白胡子老头。此时的齐桓公真的是功成名就,依靠齐国强盛的国力,齐桓公兢兢业业的维护着当时的国际秩序。为了彰显自己功勋,齐桓公召集诸侯会盟葵丘。葵丘之盟,周襄王不但免去齐桓公下拜之礼,还把只有自己才能享用的胙肉赐给他。受到特殊对待的齐桓公立刻就和普通诸侯不一样了,霸主二字名至实归。

《左传》中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上古时候人们最在乎的就是祭祀和战争。拿祭祀来说,天子可以用九鼎、活牛祭祀天地、日月,诸侯就只能用七鼎、活羊祭祀山岳,后来孔子看到普通诸侯都能用九鼎,直感叹礼崩乐坏。礼仪毕竟是虚的一面,战争才更实际一些。按照当时的基本法,诸侯之间交战必须获得天子许可,两个诸侯一言不合就开打,大国看着小国眼馋想吞并,这都是违反国际秩序的表现。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6张图片

城濮之战后,晋文公在践土会盟诸侯。这时候齐桓公已经去世,诸侯们急需一个能够服众的“话事人”,晋文公成了不二之选。大会上周天子除了在礼仪上区别对待晋文公之外,还着重宣布授予晋文公自主征伐诸侯的权力。得到了开战许可证,晋文公一下就跃升到齐桓公的档次,成为春秋时代第二任霸主。

称霸第三条:天子为你加冕

历史能给我们恢弘的视野,通过了解历史,我们很容易就能发现,同一片土地上流着同一样血液的同一群人,在不同的时代竟有如此大的差别。我们所厌恶的,我们的祖宗可能奉为瑰宝,我们所痴迷的,先人可能弃如敝履。数千年前,在华夏大地上生活的人竟是如此痴迷“虚名”,其实,我们的作为在古人来看又何尝“实际”!

不同的社会生活塑造着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思想又构造出了不同的规则。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务必有比古人更加广阔的格局。到底谁才是春秋霸主,一千个人中有一千个结论。如何比同时代的人更加出色?武力该不该被用来征服和掠夺?数千年前的古人或许拥有比我们更深邃的智慧。华夏土地上那一场场波澜壮阔的战争中谁才是最后胜者?

春秋五霸之首,齐桓公称霸的过程-第7张图片

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这五位是战国时期认可的霸主。战国时候礼崩乐坏,为了胜利不顾一切,这五个人都是依靠强盛的军事力量获得的认可。吴王阖闾和越王勾践,由于国土狭小,没实力长久的维持和平,所以他俩的霸主地位有争议。

到汉代,思想观来了个大转弯,上面两位换成了宋襄公和楚庄王。汉朝大一统,战争已经不是主题,规则和秩序重新成为焦点。除了宋襄公,其他四位汉代认可的春秋霸主都极力插手国际事务,尽力维持现有秩序。虽然宋襄公在几次决定性的战争中都输了,但他身体力行坚守贵族战争准则,虽败犹荣,霸主名号真实不虚。

标签: 齐桓公 春秋五霸 历史 晋文公 战争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