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

装修第一网 168 0

世界上最昂贵的十大马品种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1张图片

有一种关于马的说法,骑马者经常吟唱。它是这样的

如果我的马不在那里欢迎我,天堂就不是天堂。

嗯,没错,马从一开始就在塑造人类文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仍然对这些宏伟的生物充满热情。

我们不仅喜欢与这些生物共度宝贵的时间,还喜欢与我们的财富相处。

马与人的关系与人类文明一样古老,不会很快结束。

通过在农场、交通工具、战争和娱乐方面的工作,动物在历史上为我们完成了所有艰苦的工作。

但这些动物是有代价的。这些动物的平均价格从几千美元到几百万美元不等。

什么能预测一匹马的价值?

许多因素的组合,如育种、表现、年龄、可信度、能力、位置,甚至马卖家或经纪人的名字都可能影响价格。

总的来说,赛马通常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马匹。

如果一匹马跑得很快——真的很快——就有可能赚取数百甚至数百万美元的奖金。

通常,一匹马的血统,特别是一匹种马的父亲,对一匹马可以参加拍卖或私人拍卖的影响最大。

10-吉普赛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2张图片

是由英伦诸岛上的吉普赛人培育的一种轻型挽马,从19世纪中期开始,吉普赛人为了驾驭他们特色的马车(Vardo,Romani wagon,罗姆人马车,吉普赛人一般自称为罗姆人,吉普赛人起居生活都在这种马车里面,被称为轮子上的家,算是现代房车的起源吧)浪迹天涯,才开始培育吉普赛马。

吉普赛马属于挽马,它有克莱兹代尔马、克莱德古马和戴尔小马三种马的血统,并且花色较多。它的起源并不太清楚,一般认为源自不列颠群岛上多种早期挽马和小马,如夏尔马、克莱兹戴尔马、戴尔斯马、费尔马、加洛韦马,也许还混有威尔士柯柏马的血统。

二战后,随著大众审美观的变化,花色的吉普赛马才被接受和喜爱,开始形成相对稳定的特征:缤纷多彩的毛色和异常茂盛的毛发。

1996年,吉普赛马成为一个正式的马种。长期以来,马被吉普赛人视为家庭的一员。坏脾气的马是不被接受的,因此吉普赛马被培育成了善解人意的伙伴,温柔、礼貌和驯服,像它们四海为家的主人一样。

吉普赛马是世界上最惊艳的马,它有著少见而绚丽多彩的毛色、浓密且茂盛的毛发以及各种各样的花纹。轻盈飘逸超长的鬃毛、落地款的尾巴以及被长毛完全包围的四只马蹄是它最特别的地方。

吉普赛马奔跑时,随风飘扬的毛发就像长了羽毛的翅膀,看上去仿佛在飞翔,宛如神的骑兽,再加上精致的面孔和坚定的眼神,让它充满了神秘的贵族气息。

吉普赛马飘逸的外表,因此经常被选为英国皇室的御用马匹,也常被用于拍摄时装或婚纱。

吉普赛马的名字和它们多彩的毛色一样纷繁复杂,在英国、澳大利亚、纽西兰等大英国协国家,它们常被称为吉普赛马。

在美国、加拿大有时叫做吉普赛拉车马(Vanner,大篷车)。

在爱尔兰则被称作爱尔兰柯柏马。

在欧洲大陆则有一个古怪的名字:廷克马(Tinker Horse,补锅匠、修补匠)。

9-安达卢西亚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3张图片

安达卢西亚马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伊比利亚马的后代,其名字源自其发源地——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地区。岩洞壁画显示,早在公元前20,000至30,000年,马就已经出现在伊比利亚半岛上了。尽管葡萄牙历史学家鲁伊·安德拉德(Ruy dAndrade)假设,古老的索拉亚马是南部的伊比利亚马,包括安达卢西亚马的祖先之一,使用线粒体DNA进行的遗传学研究显示,索拉亚马是一个在很大程度上区别于大多数伊比利亚马的基因簇的一部分。

在整个历史上,伊比利亚的品种受到了许多不同的占领西班牙的民族和文化的影响,包括凯尔特人、布匿人、古罗马人,各种日耳曼人和摩尔人。早在公元前450年,伊比利亚马就被确认为有才华的战马。对现代伊比利亚半岛的安达卢西亚马和北非的巴布马进行的线粒体DNA研究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这两个品种都跨越了直布罗陀海峡,被用于彼此的育种,从而影响了彼此的血统。因此,安达卢西亚马可能是欧洲第一种温血马,是重型的欧洲马和轻型的东方马的混合。欧洲历史上记录的一些最早的书面谱系图是由加尔都西会修士保存的,他们从13世纪就开始保存了。因为他们能读会写,也能够仔细地保存记录,因此某些贵族成员,特别是西班牙的,将马的育种工作交给了修士们。15世纪末,在赫雷斯、塞维利亚和卡萨利亚的迦太基修道院建起了安达卢西亚马的育种马场。

使用最好的西班牙詹妮特马作为基础血库,迦太基修士为卡斯蒂利亚王权培育了有力的、能负重的安达卢西亚马。这些马是由詹妮特马和温血马杂交来的,比原先的詹妮特马更高,也更有力。到15世纪,安达卢西亚马已成为一个独特的品种,并被用来影响其它品种的开发。它们还被用作骑兵的马。即使在16和17世纪,西班牙马尚未达到现代安达卢西亚马的最终型式。到1667年,纽卡斯尔公爵威廉·卡文迪许将安达卢西亚的西班牙马称为马匹世界的王子,并称它们非常聪明。伊比利亚马开始被称为欧洲皇家马,并出现在许多国家的皇家庭院和骑马学校中,这些国家包括奥地利、意大利、法国和德国。到16世纪,在查理五世(1500-1558)和菲利普二世(1556-1581)统治期间,西班牙马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马。即使在西班牙、高品质的马主要也是有钱人拥有的。在16世纪,在通货膨胀和对马具、战马需求增加的驱动下,马的价格非常高。始终昂贵的安达卢西亚马变得更加昂贵,经常是出价再高都买不到一匹该品种的马。

尽管其历史悠久,但所有现存的安达卢西亚马都可以追溯到18和19世纪由宗教团体育种的一小批马匹。从16世纪开始涌入的重型马的血统,导致很多血统被稀释;只有那些受到选育保护的品种才能完好地保存下来,成为现代安达卢西亚马。在19世纪,安达卢西亚马这一品种受到威胁,因为很多马被盗或在战时被征用,包括橘子战争、半岛战争和三次卡洛斯战争。拿破仑的侵略军也偷走了很多马。但是有一群安达卢西亚马被藏起来了,没有被入侵者偷走,并且后来被用于更新品种。1822年,育种者开始向西班牙马血统中注入诺曼马的血液,并进一步注入阿拉伯马的血液。部分原因是,由于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和军队内需求的变化,要求骑兵冲锋的马速度更快,以及体型更大的马来拉动炮架。1832年,一场流行病严重影响了西班牙马的数量,只有卡图加一所修道院的马场里有一小群幸存下来。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欧洲的饲养者,尤其是德国人,从重视安达卢西亚马和那不勒斯马(从骑士精神衰落以来一向重视的),转为重视纯种马和温血马的繁殖,这进一步减少了安达卢西亚马的数量。尽管这种重视程度发生了变化,安达卢西亚马的繁殖却在缓慢恢复。1869年,塞维利亚马匹博览会(Seville Horse Fair,最初由罗马人开始举办)接待了一万到一万两千匹西班牙马。在20世纪初,西班牙马的繁殖开始聚焦于其它品种,尤其是挽马品种、阿拉伯马、纯种马,以及这些品种之间的杂交,还有这些品种和安达卢西亚马之间的杂交。而纯种的安达卢西亚马并不被育种者或军队看好,数量明显下降。

到1962年,安达卢西亚马才开始从西班牙出口。1971年,第一批安达卢西亚马被进口到澳大利亚。1973年,澳大拉西亚安达卢西亚马协会(Andalusian Horse Association of Australasia)成立,来为这些安达卢西亚马及其后代注册。严格检疫规定多年来一直阻止着新的安达卢西亚血统进口到澳大利亚来。但自1999年以来,已经放宽了规定,有六匹以上的新马被进口到澳大利亚。美国的血统也依赖于进口血库,美国所有的安达卢西亚马都可以直接追溯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证书。在美国,大约有8,500匹马,国际安达卢西亚马和卢西塔诺马协会(International Andalusian and Lusitano Horse Association,简称IALHA)每年注册大约700匹新的纯种马驹。这些数字表明,安达卢西亚马在美国是一个相对稀有的品种。在2003年,种马簿上登记了75,389匹马,这几乎相当于西班牙国内马匹的66%。21世纪,该品种的数量一直在增加。在2010年底,在西班牙环境、农村和海洋环境部的数据库中总共记录了185,926匹西班牙纯种马。这些马中,有28,801匹(约15%)是在世界其它国家;而在西班牙国内,有65,371匹(约42%)是在安达卢西亚。

8-荷斯坦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4张图片

荷斯坦马已在德国最北端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繁育了 700 多年。 该品种起源地被风吹扫的沿海沼泽的特点是肥沃潮湿的土壤,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变干并变成混凝土状。 自公元一世纪以来,据说这些肥沃的沼泽地是一匹体型小且适应气候的本土马的家园。

荷尔斯泰因的有组织的马匹繁殖首先是在 Uetersen 的修道院中进行的。 僧侣通常是中世纪社会中最有文化的成员,因此准确的记录保存依赖于他们。从哈塞尔多夫沼泽地的小型本土马匹开始,于特森僧侣开始开发适合在战争时期骑乘的大型马匹,以及在严苛环境中用于农业的马匹。

随着骑士战斗让位于骑兵,用于战争的马匹需要更多的耐力和敏捷性。与当时其他优质欧洲马匹类似,那不勒斯马和西班牙马的流行也体现在荷斯坦马身上。 虽然不是特别高,但他们的脖子又粗又高,步态活泼,还有罗马式的鼻子。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经常购买荷斯坦纳犬来填充他在科尔多瓦的种马。 新教改革之后,养马不再是僧侣的责任,而是地方官员和个体农民的责任。 早在 1719 年,该州就向荷斯坦农场主饲养的最优秀的种马颁发了奖项。要获得资格,种马的年龄必须在 4 到 15 岁之间,至少站立 15.2 只手,并且在上一赛季至少生过 15 匹小马驹。 1735 年,购买了 12 匹黑色荷斯坦马种马作为塞勒州立种马的基础。这些马成为汉诺威马种的基础。

19 世纪给欧洲的马匹养殖带来了变化:紧凑而强大的巴洛克马被英国纯种马取代,成为用于改善当地马匹品种的主要动物。道路的改善和机车的发展意味着不再需要长时间乘坐长途汽车。结果,重点落在了生产优雅、有吸引力的马车上。克利夫兰湾和他们的纯种马亲戚,约克郡教练马是从英国进口来改进荷斯坦纳的,但该品种仍然保持着均匀的气质。 能够建设铁路和更好的道路的组织努力也影响了马的养殖。 1860 年代,普鲁士种马管理局在 Traventhal 建立了国有种马场 (Landgestüt)。 与其他州种马一样,Traventhal 为当地的私人马匹饲养员提供了负担得起的优质种马。奥古斯登公爵特别有影响力,他进口了优良的纯种种马并鼓励当地人使用它们。 1885 年,Claus Hell Senior 为荷斯坦马制定了育种目标:

一匹精致、有力的马车,具有强壮的骨骼结构和高大的覆盖地面的步幅,同时应该具备重型骑马的所有品质。

Holsteiner 种马书由经济顾问 Georg Ahsbahs 于 1891 年创立,并在五年内帮助创立了 Elmshorn 骑术和驾驶学校。这所学校今天是 Verband 父系的家园,是世界上第一所这样的学校。 甚至在最开始就为每个母马家庭分配一个茎号(stamm),并允许育种者跟踪雌性家庭的表现。 19 世纪的荷尔斯泰因犬组织良好且受到良好保护。

20 世纪初,荷斯坦马及其饲养员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对强大的马匹来拉动炮车的需求增加。 1926 年,荷尔斯泰纳沼泽的马匹饲养者联合会被要求将他们的种马交给州种马,后者重新分配种马。 这些种马很快就得到了属于另一个区域饲养员协会的那些种马的补充,因为两个地方协会于 1935 年合并,创建了今天的荷尔斯泰纳犬。

二战后,1950年的母马数量接近1万; 11 年后,这个数字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 [11]在那十年里,农民放弃了马匹的繁育,特拉文塔尔国家种马场也解散了。 育种者联合会的董事会并没有让农用马作为一个品种消亡,而是购买了 30 匹荷斯坦马和 3 匹纯种马,彻底改变了育种方向。 以前的国家种马现在归育种者协会所有,这是德国温血种繁育协会中完全独特的安排。 为了完成荷斯坦马的更新,进口了几匹纯种和法国种马。到 1976 年,大多数顶级荷斯坦马种马都是纯种或半纯种。 新型荷斯坦马更敏捷、更快、更高,并且具有更好的跳跃技术。 在过去的 15 到 20 年间,这些变化尤其重要,因为骑马运动已经脱离了男性专业人士和士兵的领域,而成为以骑马作为休闲活动的女性和女孩的主导。为了满足这个新市场的需求,今天的荷斯坦马变得更易于骑乘、更美观、更精致。

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也发生了变化。过去,种公马被分配到种马场,以使它们更接近能从中受益的母马。今天,大多数饲养员使用人工授精,因此 Verband 拥有的种马居住在 Elmshorn 的中央种马。 然而,母马通常留在不完全从养马中获得收入的小农户。

7-奥登堡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5张图片

直到 17 世纪,奥尔登堡地区的马可能还小而朴素,但足够强壮,可以在弗里斯兰海岸的厚重土壤上工作。这些马将成为奥尔登堡从荷尔斯泰因到格罗宁根的邻居的基础。第一个对有组织的马匹育种产生既得利益的人是约翰十六世伯爵(1540-1603)。约翰十六世从丹麦购买了高级腓特烈堡马、精制的土耳其马以及强大的那不勒斯马和安达卢西亚马,用于自己的种马。他的继任者安东·冈瑟伯爵 (Count Anton Gunther)(1583-1667 年)不仅从他的旅行中带回了当时最令人向往的马匹,而且还为他的租户提供了种马。

奥尔登堡种马 Kranich 于 1640 年左右由 Anton Günther 饲养。他受西班牙影响的类型是当时的风格。

1715 年开始在 Ostfrisia 进行严格的种马检查,并于 1755 年传播到奥尔登堡。根据国家规定,此类检查在 1820 年成为强制性规定。这些过程使饲养员能够快速塑造马匹以适应市场。随着时间的推移,奥尔登堡和它的邻居 Ostfriesen 变成了豪华马,时尚的、高踏步的马车,尽管它们也是实用的农用马。奥尔登堡和 Ostfriesen 的不同之处在于缺乏国有种马场。作为私人饲养者,母马和种马所有者在购买种畜方面拥有并保留更大的自由,因此奥尔登堡和奥斯特弗里森马被广泛出口。 1923 年,Ostfriesen 血统书和奥尔登堡血统书合并形成了今天的奥尔登堡种马协会 (GOV)。

战后时代

Alt-Oldenburger 扮演的所有角色——马车、炮马、农用马——在 1940 年代和 1950 年代相继被机械化取代。然而,休闲时间的增加和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为休闲骑行奠定了基础,它确实做到了。奥尔登堡的饲养员改变了方向,转向生产与他们的马车同名的骑马。

为提高奥尔登堡母马的骑马素质而引进的第一匹外国种马是秃鹰,一种深色海湾盎格鲁-诺曼马。 1959 年,阿多尼斯 xx 紧随其后,这次是一头纯种马。在接下来的 15 年里,大量纯种公马被批准用于奥尔登堡母马:Manolete xx、Miracolo xx、Guter Gast xx、More Magic xx、Makuba xx,尤其是 Vollkorn xx。 Vollkorn xx 生产了奥尔登堡的第一批国际运动马:Volturno,出自 Manolette xx 的女儿,是 1976 年获得奥运会银牌的三项赛团队的成员。

1898 年的马车式奥尔登堡版画,展示了臀部和颈部的品牌。

Condor 的成功鼓励奥尔登堡种鸽选择法国公牛而不是德国公牛。其中突出的是 1968 年的 Furioso II 和 1969 年的 Futuro,两者均由 Furioso xx、Tiro 和 Zeus 设计,后者由法国盎格鲁阿拉伯人 Arlequin x 设计。还有 Trakehner,Magister,尽管 Trakehner 在奥尔登堡的使用程度不如在邻近的汉诺威。 1972 年,法国盎格鲁阿拉伯种马 Inschallah x 将他富有表现力的步态和干燥的五官捐赠给了他的后代,为奥尔登堡增添了天赋。

技术继续改变奥尔登堡。人工授精技术的进步意味着种马不必在附近成为繁殖种群的一部分。自 1970 年代以来,来自欧洲各地的马匹的使用呈指数增长。德国温血马,如汉诺威马、荷尔斯泰纳、威斯特伐利亚和特拉克纳,以及荷兰温血马和 Selle Français 继续对奥尔登堡进行现代化改造。

德国 Oldenburg Verband 的口号是质量是唯一重要的标准,他们对各种血统和颜色的自由接受证明了这一点。与其他仅限于本地繁殖的马匹或更喜欢一种颜色的登记处不同,现代奥尔登堡只根据盛装舞步和跳马的质量来选择种马和母马。

今天,奥尔登堡协会或 Verband 拥有超过 220 头获批准的公牛和 7000 头母马,此外还有 96 头公牛和 1300 头母马,它们是奥尔登堡国际马术比赛育种计划的一部分。这些数字使奥尔登堡成为德国最大的血统书之一。奥尔登堡是育种面积最大的血统书。

每年秋天,奥尔登堡 Verband 都会在 Vechta 举办种马日,在此期间,年轻的种马会接受许可评估。许可结果公布后,许多被拍卖到种马站的新房,或作为性能房屋的阉割前景。 老种马游行发生在最后一天,展示了所有经过充分批准、性能测试的种马。然而,这次活动不仅仅是一场盛会,因为成年种马的后代受到了激烈的审查。 根据他们的后代,同龄的最佳种马会因其在育种方面的成就而获得奖金或奖励。

Vechta 全年还有其他几场拍卖会,展出精选的幼马、köraspirants、精英骑马和育雏马。 精英销售中的价格最高者通常会卖到 100,000 欧元以上。 在混合销售中,有更多种类的马可供选择。 该动词还为幼马举办自由跳跃比赛。

Oldenburg Verband 特别强调母马系,其中许多可以追溯到 Alt-Oldenburg 的祖先。 从全年的母马检查中选出最优秀的年轻母马,邀请他们参加 Rastede 的 Elite Broodmare Show。 在那里,他们不仅争夺美国优质母马——最初是为了阻止饲养员出口高质量的种马——而且争夺冠军母马的头衔。

6-汉诺威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6张图片

它是彻彻底底的德国马,起源于德国北部的下萨克森[font](Lower Saxony)[/font]地区,以前汉诺威王国的领土,在那里已有超过四百年繁荣的育马事业。1735年开始有官方的血统登记簿,[font]1888[/font]年正式建立汉诺威温马血统登记簿。三百年来为了不同的特定目的仔细的育种。它的原始血统还相当不讨人喜欢,后来利用精挑细选的英国纯血马(Thoroughbred)与当地的母马交配,以改良骑兵马与农用马的质量,后来汉诺威马的培育目标多转向马术运动用的骑乘马,逐渐的加入阿拉伯马(Arab)与特雷克纳马(Trakehner)等血统,进而发展成现代的汉诺威马。

汉诺威马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公元732年的Poitiers战争,那是一场法兰克人(Frank,日耳曼人的一支)对抗撒拉森人的(Saracen,伊斯兰教徒)的战争。法兰克人的马是混合的血统,源自于比基督教更早的年代欧洲南部与东部的马,与一种叫Teneteri的本地马杂交。Teneteri马的历史罕为人知,只知道是约在公元100年时由住在莱茵河谷(Rhine Valley)的部落的人所饲养,他们是有名的爱马的人,有早期组织良好的骑兵队。

从第八世纪开始,这种马发展成中世纪武士所骑乘的马,叫做大马(Great Horse),算是矮胖的重型柯柏马(Cob)类别,无疑的是和有名的法兰德斯马(Flanders)一起育种的。当战争的型态改变时,马也必须改变,以维持它的优势。于是汉诺威马的祖先慢慢的被培育成更高、更有活力,不再是重型柯柏马类别。在十七世纪时,有三种马被培育成军事用途:丹麦马(Danish)、麦克伦堡马(Mecklenburg)、当然还有汉诺威马,这三种马都还算是重型马。

接着历史转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大弯,汉诺威家族攀上了英国皇室,这对汉诺威马而言特别有好处。汉诺威家族的继承人乔治-刘易斯王子(Prince George Louis)在公元1714年被加冕为乔治大帝(King George),直到汉诺威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威廉四世(William IV)死于公元1837年,这123年之间汉诺威王朝一直得到海外王室所送的马。早期的英国纯血马(Thoroughbred)与克利夫兰骝马(Clevelan Bay),被送到汉诺威来和当时的汉诺威马交配。在十八世纪初时的汉诺威马还是算相当重型的马,这样交配的目的是为了生产更适合训练与农业使用的马。

乔治二世(George II)更是热衷于改进汉诺威马,他在公元1735年于Celle建立公营的育马场。十四匹黑色的荷尔斯泰因(Holstein)种公马为汉诺威马注入新的血统。荷尔斯泰因马也是重型马,含有东方马(Oriental)、西班牙马(Spanish)与那不勒斯马(Neapolitan)的血统。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马,含有西班牙马、东方马与大量的重型马的血统,是一种大又热情,却温和亲切的马,有一个自信的头、高尚的动作与强壮的后驱。最早可溯回中世纪,到十七世纪时在欧洲被广泛的用在古典马术(manege)、展示与游行。藉由Celle的荷尔斯泰因种公马,将它四肢灵巧的特质带进汉诺威马的血统里。

由于需要轻型马车用的马,英国纯血马的血统被成功的引进,有些繁殖出来的马甚至出口回英国,为英国皇家马车服务。然而在德国这边,汉诺威马更多被用在军队骑乘,因为怕整个品种变得太轻,因此纯血马的血统受到限制。

重型的汉诺威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存活下来,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运输与农业上都不再需要重型的汉诺威马。大战之后,休闲与竞赛骑乘渐渐受到欢迎,再一次的调整汉诺威马的血统以适应新的需求。纯血马与阿拉伯马的血统又被引进,还有也是轻型的特雷克纳马(Trakehner),最后成为今天华丽的竞赛马。

5-荷兰温血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7张图片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荷兰有两种实用马:根据海尔德兰德马种谱(1925 年)在南部培育的海尔德兰马和根据 NWP(1943 年)在北部培育的格罗宁根马。 格罗宁根马曾经是,现在仍然是,与 Alt-Oldenburger 和 East Friesian 非常相似的重型温血马。 Gelderlander 是一种更优雅的变种,除了有用的挽马之外,还经常用作马车。虽然格罗宁根人几乎是坚定不移的纯黑色、棕色或深海湾,但海尔德兰人更常见的是带有华丽白色斑纹的栗色。这两个登记处合并形成了荷兰皇家温血马种马谱系 (KWPN)。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海尔德兰德和格罗宁格被拖拉机和汽车所取代,马开始成为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早在 1950 年代,引进了法国种马 LInvasion 和 Holsteiner Normann 等种马,以鼓励改变荷兰马的类型,紧随其后的是 Holsteiner Amor 和 Hanoverian Eclatant。拉马车的基础股票为荷兰温血马贡献了他们活跃、强大的前端和温和的性格。

今天,KWPN 包括四个部分:海尔德兰德马、图格帕德马或荷兰马具,以及为盛装舞步或马术比赛而培育的骑马。

4-塞拉·法兰西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8张图片

塞拉·法兰西马起源于法国本土马。在 19 世纪的诺曼底,本地母马与纯种马或诺福克猪蹄种马杂交。 最常见的杂交是在军队使用的本地母马 或那些为拉车而饲养的母马和纯种种马之间。 1914 年,这些马被认定为半血马或混血马。在法国许多地区都发现了混血马,不同类型的马通常以其繁育的地区命名。 法国鞍马的三种主要类型是盎格鲁-诺曼马(在卡昂附近繁殖)、demi-sang du Center(在克鲁尼周围繁殖)和旺代马(在 La Roche-sur-Yon 周围繁殖)。

1958 年,Selle Français或法国马鞍马是通过将法国的所有地区混血马合并为一个名称而创建的。合并的类型包括盎格鲁-诺曼人、夏洛来人(来自夏洛尔地区)和旺代人。 [4]合并是为了创造一种运动马,以满足机械化社会的需求,在这个社会中,马被用于休闲和运动。 [4]第一批法国赛马在类型上不是同质的,但提供了广泛的遗传多样性,这是由于当地马与纯种马、盎格鲁阿拉伯马和法国猪蹄杂交的种类繁多。然而,诺曼人的起源最为广泛,因为盎格鲁-诺曼人已被用于整个法国的繁殖。

自从作为品种诞生以来,Selle Français 就一直被选为运动马。正因为如此,该品种已经同质化和精致化,并且自其创建以来一直是国际马术运动的成功竞争对手。2003 年 7 月,法国国家马鞍协会(ANSF 或法国鞍马全国协会)被批准为品种协会。 ANSF 在马世界中与利益相关者和合作伙伴一起发挥倡导作用,并确保该品种内的选择和遗传改良的正确方向。 Selle Français 的繁殖集中在诺曼底,主要是因为它起源于与诺曼有关的血统。 截至 2009 年,有 7,722 个农场报告了 Selle Français 的繁殖活动,尽管绝大多数(约 77%)是只有一匹母马的小型养殖场。 [8] 2008 年,有 7,638 匹 Selle Français 小马出生,占法国饲养的鞍马总数的 57%。 2009 年,繁殖了 13,500 多匹 Selle Français 母马,其中 11,830 头与经批准的种马交配以生产 Selle Français 后代。同年,有 505 匹活跃的 Selle Français 种马。

Selle Français 在法国和国外都有繁殖,人工授精在该品种的传播中起着重要作用。 [13] Selle Français 还为欧洲的其他几个品种做出了贡献,包括 Holsteiner、Zangersheide 和 Oldenburger 温血品种。 ANSF 在多个国家设有分支机构。名为 Equicours 的英国组织促成了 Selle Français 的英国种马书的出版,并且 ANSF-US 管理着美国品种的种马书。巴西、阿根廷和摩洛哥与法国种马登记册达成协议,对在这些国家饲养的马匹进行登记。

3-纯种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9张图片

目前世界上所有的纯种马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17世纪至18世纪时的英国,根据育马大全(General Stud Book)记载,英国从中东引进102匹阿拉伯马,巴布马及土耳其马等的东方种马与英国当地的牝马配种,生产出第一代纯种马。

四百年间经过育马者不断的人为的淘汰,现今的纯种马直系父线都可追溯到三头种马(三大始祖),分别是拜耶尔土耳其 (1680年左右)、达利阿拉伯 (1704年)与高多芬阿拉伯 (1729年),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全世界约有95%的纯种马直系父线都是源自达利阿拉伯的血统,赛马史上有名的大种马日蚀就是达利阿拉伯的玄孙。

其他著名的东方种马包括圣维特巴布(St. Victor Barb),却云枣巴布(Curwens Bay Barb),艾阁阿拉伯(Alcock Arabian),费法斯摩洛哥巴布(Fairfax Morocco Barb),布朗洛土耳其(Brownlow Turk),达历黄土耳其(Darcys Yellow Turk),李斯特土耳其(Lister Turk),及列斯阿拉伯(Leedes Arabian),虽然它们直系父线已被淘汰,但仍可在母线中找到其血统。而近年来的研究发现,如用父母线所有祖先血统分析,原来现代纯种马有24%来自高多芬阿拉伯 ,比11%的达利阿拉伯还要多。

2-汗血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10张图片

根据中国《史记》中记载,汗血马并不在土库曼斯坦。张骞出使西域时,在大宛国(今费尔干纳盆地),曾经见过一种良马,这种马的耐力和速度都十分惊人,不但能日行千里,更会从肩膀附近位置流出像血一样的汗液。故称「汗血宝马」。汗血马虽然速度较快,但是它体形纤细,在古代大将骑马作战更愿意选择粗壮的马匹,这也是汗血马在古代中国消失的原因。

费尔干纳盆地并不在土库曼斯坦,是天山和吉萨尔-阿赖山的山间盆地,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交界地区。根据中国《史记》说法,大宛国是汗血马原产地,所以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更为接近。

血统历史

汗血宝马,产于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是经过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

世界上有3种纯种马:汗血马、阿拉伯马和英国马。其中汗血马是最纯的马种,阿拉伯马和英国马都有汗血马的血统和基因。马史专家认为,汗血马其实就是还奔跑在土库曼斯坦的阿哈尔捷金马。

汗血马从古至今繁衍生息,从未断过血脉,在土库曼斯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都有阿哈尔捷金马,总数量为3000匹左右,其中2000多匹都在土库曼斯坦。听说中国境内纯种此马11匹。

1-阿拉伯马

世界最名贵的马有哪些?世界十大名马排行榜-第11张图片

阿拉伯马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马种。它最早被人类驯服并成为人类历史进程中最忠实的伙伴。阿拉伯马对世界文明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它对世界历史的影响也是巨大的。当地球上结束了以马代步的大规模民族迁徙和战争后,人类用阿拉伯马优秀的血统培育出了各种适用于现代赛马、马术和休闲娱乐的马种,使人类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至今,阿拉伯人仍为自己培育出了这一优秀马种而自豪。

几个世纪以前,在气候恶劣的中东沙漠里,一种新品种的马诞生了。它们在两河流域,也就是现代的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地区水草丰美的绿洲生息繁衍,阿拉伯半岛的一些地区也有分布。没有人会想到这种马日后将对马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它们就是阿拉伯马。

阿拉伯马最初被用作战马。这也是历史上马的最主要用途之一。一个全副武装的贝多因(阿拉伯游牧民族)骑士往往能打败敌人,为部落赢得羊群,骆驼等战利品。这样的战斗要求出其不意的袭击和快速利落的逃匿。阿拉伯母马在接近敌人战马时不会嘶鸣,不会暴露目标,在战斗中冲锋陷阵,英勇无畏,而且有着迅捷的速度和持久的耐力,因此成为战马的上选。

长久以来,阿拉伯马都以美丽、聪颖、勇敢、坚毅和浪漫而闻名于世。因为数百年来它们接受着人类的驯化,和人类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它们懂得怎样和人类相处。事实上,它们的智慧早已被屡屡证实。它们驯良、温顺、友善,有时甚至到了使人苦恼的地步。就拿阿拉伯小马驹来说,它们根本就不怕人,对突然发出的声响也漠不关心。今天,阿拉伯马的后代遍布世界各地,它们都继承了它们的祖先经过长期驯化而形成的温和驯良的性格。

阿拉伯马被引进到英格兰,成为纯血马的祖先。在俄罗斯,阿拉伯马血统为奥尔洛夫快步马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法国,它们被用来培育著名的佩尔什马。在美国,它们又成为摩根马的祖先,并通过和英国纯血马杂交,培育出了快步马。作为马中最古老的轻型种和种蓄群,阿拉伯马是独一无二的。与现代轻型马不同,阿拉伯马的血统不是通过选择育种培育出来的。其他轻型马的血统需要预先注册以保证其后代血统的纯正性。而阿拉伯马的纯正血统则数千年来都为人类所珍视,并尽最大努力一代代保留下来。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