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

装修第一网 15 0

两个月前,有关部门披露了日化品牌“TST庭秘密”(以下简称“TST”)运营主体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调查的消息。

达尔威曾通过社交平台回应称“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近两个月后,“斥资3000万人民币成立新公司”的消息让张庭林瑞阳夫妻再次引发舆论关注。

去年12月28日达尔威被曝涉嫌传销被调查当天,记者在“TST”APP注册成为红卡代理。此后,记者发现“TST”作出变动,修改商城信息、增加购销协议、禁止代理关系。

到底是不是传销?3月11日,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向人民网《人民直击》表示,案件还在调查中。达尔威方面向记者证实,还在配合调查中。

线上商城“换脸”

根据“TST”对红卡代理的条件解释,新人注册账号后,需要将商城中的产品朋友圈,次数累计超过4次后可成为蓝卡会员。蓝卡会员没有拉人开卡和分销的资格。成为蓝卡会员后,会有上线指导升级成红卡代理。

记者去年12月28日注册成为“TST”的红卡代理,加入创始人飞飞的公司,拥有拉人开卡资格。

根据飞飞介绍,红卡分为6个经销商业绩等级,团队业绩每月依次超过0.12万元、0.5万元、2万元、10万元、25万、保持25万元以上可以依次从F级升至A级,销售折扣奖金比例从团队业绩的12%依次递加至32%。“想要完成业绩,要么自己不断囤货满足业绩金额,要么拉人合伙分摊投入。”

2月中旬,记者再次登录“TST”APP时发现,原本的“红卡”相关信息已经消失,名字更换为“金卡”,相关奖金制度也被修改,经销商等级被删除,其团队业绩数据不变,制度表名字修改为“庭直播会员折扣表”,新增解释,“随时配合监管要求,对制度进行调整”。

“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1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2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3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2张图片

“TST”原经销商奖金制度(上)与新制度对比格(下)。图片来源于 “TST庭秘密”

除了上述变化,账号中新增两份电子协议,分别为“购销协议”“市场推广服务协议”。协议明确说明,“不得解释当事人之间存在合伙、合资或代理关系”。此外,协议还备注,登录平台绑定并激活账户视为签订且认可协议的所有内容。

然而,在“TST”的APP主页面中却出现“代理”专栏,每天发布相关产品介绍及会员价格。

“协议是最近才有的,以前没看到过。”记者的“上线”称,“实际上我们就是代理身份。”

“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5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2张图片

一名“TST”代理向记者称未签署协议。微信聊天截图

陷入困境的“创始人”

林瑞阳曾在自传《林瑞阳告别林瑞阳》中讲述从影视行业投身电商平台“TST”创业的故事。他自诩自己是“编织梦想的人”,在书中列举了14名微商“明星”因为接触“TST”从草根变有钱人的故事。

林瑞阳总结,“女人的钱,相对好赚”,称“TST”女性会员比例超过90%。

秦丽加入“TST”与林瑞阳做了6年生意。2016年,秦丽经朋友介绍,成为“TST”的一名微商。“拉人入伙,成为塔尖上的那一个。”听“上线”讲述赚钱的方式,展示加入“TST”后的收益截图,秦丽开始组建微信群。2018年时候,秦丽的微信群一度逼近500人。

2019年上半年,秦丽再也拉不到人,完不成公司创始人的业绩,囤货也一直没有处理。“当时被洗脑了,啥也听不进去,困在这里动弹不得,30多万元变成一堆卖不出去的化妆品。”2021年上半年,她脱离了创始人身份。

2018初,张萌也因朋友介绍加入“TST”。从普通代理到创始人,张萌花了近两年时间,投入100多万元。“按照‘TST’对创始人的要求,需要代理打造团队,拥有100个下线,团队业绩达到10万元,并且连续3个月业绩不断才有成立子公司成为创始人的资格。”张萌介绍,“成为创始人后的前6个月团队业绩要超过10万元,6个月后,每个月的业绩需要达到20万元。”

张萌计算,按照创始人的“返点”办法,如果一个月的团队业绩是20万元,按照32%的利率,创始人当月能拿到6.4万元。“要想完成业绩,只有不断拉人进入团队,花钱囤货。”张萌发现这种模式是个无底洞,“一旦连续3个月没有完成业绩,创始人资格会被取消。”

“TST”号称“零投资、零囤货”。张萌算了一笔账,产品打折卖给下线,完成业绩,加上每个月返利,减去每个月个人投入的钱,基本收支平衡。

“公司每两个月就搞一次线下见面会,或者邀请一些知名公众人物召开演唱会、公司年会为创始人们打气。”张萌回忆参加活动的情形,“创始人们要花好几万囤货,才能有资格和林瑞阳合影。合影的照片用来向下线成员炫耀,让大家认为这是个赚钱的生意。”

后续很难再拉到人,张萌通过亲朋好友借款、信用卡透支、网络借贷囤货。最终利少债多,至今还有30多万元未还。她私下询问其他创始人发现自己的遭遇并非个例,自嘲“被收割的韭菜”。

“烂脸”及“抵用券”风波

“TST”数年前就曾遭受质疑。

2016年,上海崔小姐发微博称,用了“TST”的活酵母产品后“惨遭毁容”,医院诊断为皮肤过敏发炎。据《消费者报道》指出,“TST庭秘密”化妆品致多人烂脸,多名消费者向其投诉,称自己在使用TST活酵母产品之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硬疙瘩、痘痘等不正常症状。当时张庭曾发文回应,每个用户肤质不同,会产生不同反应。

2021年初,一起“抵用券事件”让张萌对“TST”失去信任。

那一年3月,“两人利用抵用券漏洞获利770万”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据上海《看看新闻》报道,某公司发现其APP后台约有1600笔购买记录存在异常,经比对发现两个客户使用同一抵用券进行刷单。据青浦警方透露,经查,嫌疑人朱某、李某利用系统漏洞重复刷单,分别刷了价值640万元、130万的货物。两人因涉嫌诈骗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涉案人朱某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该案一审判决朱某构成诈骗罪,朱某提出了上诉。

该律师介绍,涉案两名代理获取抵用券后,3个月的时间内在“TST”线上商城使用,结合自己资金用抵用券进行下单。“TST”认为此行为系违规操作,要求两人按照原价进行结算。被拒后,“TST”以两人诈骗名义报警。

“在查看涉案两人所使用的抵用券时发现,抵用券没有识别功能,没有序列号等区分符号。”律师称,“李某和朱某使用抵用券时候,没有任何对平台的修改、篡改行为。”

张萌回忆,2020年“双11”期间,张庭在抖音直播间带货并发放“TST”抵用券。

“当时这个案子在圈子里面说法很多,有说是两人薅羊毛活该,也有人说两人是被耍了。”一位代理告诉记者,“这是一个信号,从那个时候起,很多代理看清这事儿就退出‘TST’。”

“一生二”

知情人称,有关部门接到陆续举报的恰好在“抵用券事件”后。

“李旭反传销团队”称,2021年4月,一名河北籍的举报人发来“TST”内部资料,记录了“TST”红卡计酬模式,以及分级“拉人”购买商品返利的相关制度。随后,该举报人向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并成功立案。

2021年12月下旬,“李旭反传销团队”给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写了一封查证函,“要求查证‘TST’是否涉嫌传销”。12月底,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称, 2021年6月5日,该局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7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2张图片

石家庄裕华区打传办对举报人的回复函。受访者供图

“TST”涉嫌传销的相关消息一度登上热搜。此后,李旭在网络上遭受谩骂。一些参与者称“TST”是“树大招风”,认为李旭“假借反传销名义,攻击民营企业”。

李旭称,大部分公司最多是请名人站台做代言,“TST”是知名艺人亲自操盘,还有其他艺人入股,这能吸引很多流量,引来很多粉丝。“在普通人看来,信任度会很高,这种明星效应是其他公司不能比的。”

林瑞阳也曾在自传中描述与代理们的合影,称“不仅是粉丝们的崇拜行为,也是社交电商平台销售产品的有力道具。”

张庭在视频中曾向“TST”的“家人们”保证,“只要一部手机,只要懂得分享,把所有的压力给到庭姐。”

自称“林大哥”的林瑞阳则向“家人们”保证,“永远不会倒下。”

“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9张图片“TST秘密最新进展(剥离“TST庭秘密”运营主体)-第2张图片

上海一生二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图。图片来源 天眼查

2022年2月14日,上海一生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的消息传来,张庭林瑞阳夫妻再次上热搜。天眼查信息显示,达尔威的法人林吉荣(林瑞阳)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的大股东之一——上海上阳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是达尔威的大股东。另一大股东—上海庭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张淑琴(张庭)。

3月11日下午,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案件还在调查中,具体案情细节不便透露,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公布。记者追问调查范围及持续时间,对方表示:“要根据调查的进度,因为这个影响还挺大。”

“对舆论质疑的涉嫌传销模式经营的问题,公司还在配合政府部门调查。”达尔威整合营销部媒介公关总监江凤3月11日回应《人民直击》称,张庭和林瑞阳的部分社交账号仍未解封。此外,就“抵用券事件”,江凤承认涉案人是“TST”的两名代理,“这个事情太复杂,一时间讲不清楚。”

去年12月29日,达尔威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并表示“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